A collage of Daryl, Jimmy, the Premier, signing ceremonies.

Former NSW MP Daryl Maguire assisted Jimmy Liu and his businesses.

Read the story in English

在被窃听的电话谈话中,新南威尔士州州长格拉迪斯·贝雷吉克利安(Gladys Berejiklian)数次听到了她的前秘密男友达里尔·马奎尔(Daryl Maguire)为澳大利亚华裔出口代理商刘志敏(Jimmy Liu)的商业活动奔波。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一项调查揭示了这位前议员如何为刘志敏的公司提供帮助。据称,该公司骗取了澳大利亚人大量资金,并卷入了一场极具破坏性的跨国诈骗案件当中。

点击进入图文阅读模式(推荐)

就在马奎尔在新州议会被吹捧为“新州历史上最伟大的瓦加瓦加议员”的同一天,他收到了自己的秘密伴侣、新州州长贝雷吉克利安的私下警告。

作为一名积极进取的政务次长(parliamentary secretary),马奎尔自称“开门人”,但当时的他已负债累累,政治生涯亦即将在丑闻中崩溃。

2018年5月3日,就在议会问答环节之前,马奎尔给女友打了个电话,说有机会在退下政坛后和一位长期商业伙伴、澳大利亚华裔刘志敏一起做事。

反腐败调查人员在下午1点21分截获了这通电话。

“我晚上告诉你,”马奎尔告诉贝雷吉克利安,“吉米向我提出邀约。”

“那,好吧,你离远点,”贝雷吉克利安回答,“请离远点。”

那天下午,州长看着她的国库部长多米尼克·佩罗特(Dominic Perrotet)对新州议会称赞马奎尔说:“愿他在瓦加瓦加当政长久”。

但马奎尔长达19年的当政生涯很快就会被一桩腐败丑闻所终结,而这一滚雪球般的丑闻最终也会将州长卷入其中。

去年年底,在新州廉政公署(ICAC)的一次爆炸性调查中,贝雷吉克利安州长与马奎尔的长期关系被曝光,震惊四座。

The Premier stands at the front of a media pack.

新南威尔士州州长贝雷吉克利安承认她与马奎尔有“亲密的个人关系”,在她身旁的是国库部长和卫生部长。(

AAP: Dean Lewins

)

A woman looks down

新州州长贝雷吉克利安在接受廉政公署的听证会后举行新闻发布会,她告诉听证会自己曾与前议员马奎尔有五年的情侣关系。(

ABC News: James Carmody

)

Shadowy image of Daryl Maguire, bald and on a profile

去年10月,马奎尔出席了廉政公署的听证会,此前,他与州长的长期感情关系在电话监听中曝露。(

AAP: Dean Lewins

)

在为期四周的听证会上,调查组了解到这位前自由党瓦加瓦加市议员如何利用其公职和议会资源获取经济利益。

ICAC播放了一系列被窃听的电话录音,在这些通话中,马奎尔向贝雷吉克利安分享了自己为一个华裔商人网络做掮客的一些交易细节。

贝雷吉克利安没有举报这些谈话内容。

贝雷吉克利安告诉ICAC调查组,她对2018年5月的这次谈话“没有印象”。在ABC问及她为什么让马奎尔“回避”等一系列问题时,贝雷吉克利安没有回应。

要马奎尔保持距离的警告事后证明是明智的。

Two men in suits and one well dressed lady pose in front of Chinese-language banners.

前沃加沃加市议员马奎尔(左)与刘志敏,和刘的妻子兼商业伙伴冯女士在一起。(

Supplied

)

ABC可以透露,这位前国会议员利用他在州议会的职务,为刘志敏的公司UWE集团提供了来自政府的合法性。据称,该公司参与了对澳大利亚纳税人和投资者的一系列重大欺诈行为,同时在中国也涉及欺诈案件。

其中,这位前议员曾在新州议会大楼为UWE集团和中国养老服务公司上海海圈集团举行了一个签约仪式,该公司被揭发在中国骗取了900多名养老金领取者的钱财,至少达4500万澳元。

这起养老服务诈骗案使许多中国受害者无家可归,亦无法负担医疗费用。其中至少有九人已经逝世。

因为这起投资骗局,刘志敏的一群商业伙伴已在上海锒铛入狱。

痛失一生积蓄的老年受害者们呼吁澳大利亚警方调查这一跨国欺诈活动,追踪骗子骗取的资金是否被转移到了澳大利亚。这些骗子通过宣传达里尔·马奎尔对该项目的明显支持,赢得了长者们的信任。

“这位澳大利亚议员,我想对他说,因为你的行为,这么多人流离失所,”68岁的刘竞慧说,她在这场骗局中损失了80万澳元。

“他使中国人全心全意地相信这一切,投了更多的钱进去。”

ABC没有看到证据表明马奎尔当时知道这一养老投资服务是一场骗局,也没有证据表明他知晓刘志敏涉嫌的商业犯罪。

An elderly Chinese man holds a photo of a younger Chinese man.

唐龙海在投资骗局中失去了毕生的积蓄,他说他无法帮助死去的儿子支付治疗癌症的费用。(

ABC News

)

An older Chinese lady stands in her home holding pictures.

刘竞慧是这场针对中国老年人的投资欺诈案的受害者之一,这起案件涉及的金额高达数百万澳元。(

ABC News

)

马奎尔和贝雷吉克利安拒绝回应ABC的提问。

贝雷吉克利安一再表示,她对UWE集团“一无所知”,尽管马奎尔在一系列电话中告诉她,他在帮助刘志敏和这家公司。

去年,贝雷吉克利安告诉ICAC:“如果我知道任何不当的事情将发生,我当然会采取行动,但我可以明确地说,我对UWE是什么毫不知情。”

在ICAC公开听证会上播放的监控录音中,她没有被告知这个骗局,也没有被告知UWE集团或刘志敏有任何非法活动。

协助ICAC的前律师杰弗瑞·沃森(Geoffrey Watson SC)呼吁该委员会和澳大利亚警方调查这些揭露出来的情况。

他告诉ABC:“独立反腐调查委员会必须重启对此事的调查,向马奎尔先生进一步提出一些问题,也应进一步询问州长。

“我们需要知道新南威尔士州政界的最高层了解多少。

“相关的警方当局必须[也]立即展开调查,看看这里面是否存在任何犯罪行为。”

点击进入图文阅读模式(推荐)

刘志敏和他在政府中的得力助手

这场养老服务骗局,被设置在澳大利亚一个最古老的养牛场——库拉卜卜拉养牛场(Currabubula Station)。它距离新州乡村地区的汤姆沃斯(Tamworth)约40分钟车程,距离达里尔·马奎尔的选区600多公里。

Cows running on a farm.

Currabubula Station is located outside of Tamworth in NSW.(

Supplied

)

在州政府里的朋友的帮助下,这块价值750万澳元的地产由UWE拥有,是刘志敏从欣欣向荣的对华贸易中致富的计划核心。

刘志敏梦想将库拉卜卜拉养牛场的牧地和耕地改造成其农业帝国的明珠,横跨澳大利亚和中国。

他和妻子兼商业伙伴福瑞达·冯(Freda Feng)在牧场接待中国商人,并对颇具野心的的投资计划加以宣传。这项计划包括从牛肉出口到太阳能农场,从农业学校到为老年人推出的农业旅游。

刘志敏和冯女士是出口代理商。2012年,他们从事纺织和化妆品行业,转为发展依托于中国需求的澳大利亚农产品。

总部设在悉尼和上海,他们的公司以高额利润向中国买家兜售牛肉、小麦、大麦、高粱和棉籽等澳大利亚商品,成为这个新市场的早期成功事例。

UWE集团利用这对夫妇在中国共产党和澳大利亚自由党中的关系,进行套利。

他们赢得了时任新州州长巴里·奥法雷尔(Barry O’Farrell)的颁发的奖项,从联邦政府获得了数百万澳元的贷款担保,并与一家中国政府拥有的跨国公司达成了价值不菲的交易。

Two men stand in front of NSW government banner.

时任新南威尔士州州长巴里·奥法尔(Barry O’Farrell)为刘志敏颁发了州长多元文化奖,以表彰他在2013年对UWE集团的领导。

A woman and two men photographed at a restaurant.

冯女士(左)、新南威尔士州前州长迈克·贝尔德和冯女士的丈夫刘志敏。(

Supplied

)

Jimmy puts arm around Philip Ruddock in a conference photo.

刘志敏与前总检察长、现任新南威尔士州自由党主席菲利普·罗多克(Philip Ruddock)在一起。(

Supplied

)

但是,当粮食交易商史蒂夫·福特(Steven Foote)在2014年开始担任刘志敏的总经理时,他看到该公司内部一片混乱。

他告诉ABC:“我在UWE集团的日子很疯狂。”

“那是非常令人兴奋的,非常积极,也非常消极。很多谎言,很多欺骗,很多愤怒,很多动荡。

“在我加入后不久,我可以看到一切都很草率。

“企业的外在形象是有实力的,营业额很高,充满机会,但内在却是混乱的。它的运作非常糟糕。”

最终,福特对他在公司看到的情况感到非常痛苦。于是他辞职,并开始抨击刘志敏,向ICAC提供了UWE集团与马奎尔交易的证据,揭发了这个公司的罪行。

根据福特的说法,UWE集团进行了诈骗,而监管机构和政府却视而不见。

他说,该公司伪造发票、报税单和财务记录,通过欺诈消费税和所得税,获得了来自纳税人的数百万澳元。

A middle aged man sits on a balcony.

福特曾供职于刘志敏的UWE集团。(

ABC News: Dave Maguire

)

福特说:“他们基本上是‘大厨’(chefs)。”

“他们在做假帐(cook the books)。”

他说,刘志敏还通过庞氏骗局骗取投资者和银行的资金,谎报天文数字级别的收益,以此来迷惑投资者和银行,来支付拖欠早期投资者的大笔款项。

他说:“UWE集团从多个不同的投资者那里获得了资金,他们相信宣传,相信数据报表。”

“当投资者质疑为什么他们没有收到自己的钱时,刘志敏会带来另一个投资者。

“他为自己制造了堆积如山的问题。”

当ABC联系刘志敏和冯女士时,他们没有对这些指称作出回应。

A man wearing a blue shirt and an an Akubra.

刘志敏在UWE的宣传视频中拍摄了UWE集团拥有的一处地产。(

Supplied: UWE

)

A man leans against a cattle yard fence.

刘志敏在UWE集团的宣传片中,站在库拉卜卜拉养牛场拍摄。(

Supplied: UWE

)

根据福特先生的说法,马奎尔通过展示政府支持的形象,引介他在澳大利亚和中国政界和商界的人脉,帮助UWE集团吸引投资者。

马奎尔经营着一家名为G8way International的公司,该公司承诺销售的是可以接触到政府最高层的影响力和经验。

ABC调查部获得的内部记录显示,G8way International公司作为供应商被列入UWE集团的账目。

福特第一次见到马奎尔议员是在2014年于上海举行的UWE投资者会议上。当时,马奎尔议员作为澳大利亚政府的代表,在刘志敏的出资下从澳大利亚飞赴上海。

刘志敏后来告诉ICAC的调查,除了委员会发现的那次费用全包的旅行和一张1400澳元的支票外,他从未向马奎尔支付过报酬。

Black and white photocopy of two sides of bank cheque.

廉政公署的展示了一张1400澳元的支票,抬头是从UWE集团支付给达里尔·马奎尔。(

ICAC Exhibit

)

“[马奎尔]对UWE集团的价值是巨大的,”福特说,他认为这名议员当时不知道该公司被指涉嫌庞氏骗局。

“他对刘志敏的可信度、面子和成功来说至关重要。

“如果刘志敏不能证明他在这里的政府内部有着强大的人脉,他就不会得到来自中国的支持。”

Two men shake hands surrounded by others in an official looking capacity.

An ICAC exhibit of a photo showing Chinese leader Xi Jinping shaking Daryl Maguire’s hand, with then-NSW treasurer Gladys Berejiklian standing behind Maguire.(

ICAC

)

马奎尔曾经炫耀他的政治关系,向投资者和政府同事吹嘘说,他已经见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马奎尔经常炫耀一张他和习近平握手的照片,摄于习近平在2014年访澳期间。

奇怪的是,尽管贝雷吉克利安当时作为新州政府的一名部长比马奎尔的级别更高,但在问候的顺序上,照片显示她被排在马奎尔的后面。

在接下来的四年里,马奎尔在新州政府、自由党和地方议会内推动UWE集团的利益。

福特说,他与马奎尔的交谈“至少每月一次”,有时甚至更多,把马奎尔视为老板在“政府内的得力助手”和公司的“帮手”。

这位议员成了UWE集团的常客,也是刘志敏举办的商务晚宴的常客。

而在马奎尔这边,他在新州议会大楼主持会议和活动,帮助刘志敏进行政商交易。

ICAC在调查中被告知,马奎尔帮助UWE集团在Riverina获得了一笔土地交易。福特说,马奎尔通过市议会对这一开发申请提供了支持。

“在那段时间里,有好几个人对我说,‘他为什么参与?他为什么在那里?”福特说。

“我不知道,除了他在协助这个进程……我当时相当感谢[马奎尔]做的这些,但这是在他的选区之外的。”

点击进入图文阅读模式(推荐)

“跟我说一遍:150万”

2017 年,马奎尔不遗余力地利用他与新州政府的接触来支持UWE,这在中国产生了惨重的反响。

那年,马奎尔议员负债累累,正急于寻找解决方案。随后他很快因为腐败而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2017年9月,他与格拉迪斯·贝雷吉克利安的部分电话通话被窃听,其中,他告诉贝雷吉克利安,自己拖欠了和前妻离婚判决中的资金,也拖欠了房贷。

马奎尔:我很穷,我告诉你,穷到[缺]159万。

贝雷吉克利安:是吧。

马奎尔:跟我说一遍:150万。

贝雷吉克利安: 我不会说任何这样的话。

刘志敏的几位重要商业伙伴因腐败而被革职或入狱,他们来自中国国企、食品巨头光明食品集团(Bright Food)。光明食品集团与UWE集团有一项合资企业,但光明的新领导层正当时正在退出这一项目。

“刘志敏的财务状况很糟糕,”福特说,他发现UWE集团无法支付一些澳大利亚农业公司的农产品,价值数百万澳元。

“这开始变成一个非常可怕的商业提议,”他说,“贸易业务的债务和你能想到的一样严重。公司开始失去清偿能力。”

那一年,刘志敏从一位上海朋友那里找到了潜在的‘救命稻草’。这位朋友在中国经营着一家养老公司,是一家名叫海圈的创业公司。

海圈通过一项新颖的养老投资计划和“取之社会,回馈众生”的这样具有说服力的口号,从中国退休人士那里集资。

海圈和UWE共同提出了一项计划,利用达里尔·马奎尔在新州议会中的职位,吸引中国退休人群投资一项历史性的养老院项目,就建在刘志敏位于库拉卜卜拉养牛场的牧场。

海圈说服投资者们,表示会在牧场上建立一个国际老年护理中心,人们可以在中国的冬季时到此享受澳大利亚世界一流的医疗保健,享受塔姆沃思(Tamworth)著名的乡村音乐节。

点击进入图文阅读模式(推荐)

上海骗局

2017年5月,68岁的前工厂工人刘竞慧第一次见到达里尔·马奎尔。那是海圈集团在上海举办的一场盛大的投资宴会。

A group of people smiling.

Jin Wei showing pictures at a Haiquan gala in China after the company and UWE signed an agreement in NSW Parliament House. Daryl Maguire (second from left) and Jimmy Liu (centre) smile for the cameras.(

Supplied

)

当时,刘竞慧坐在退休人员的观众席上,看见马奎尔和刘志敏的照片投射在巨大的屏幕上。

这些照片让刘志敏的朋友、自称为海圈首席执行官的金伟相形见绌。当时,他在舞台上宣布海圈已经签署了一项协议要走向国际,从澳大利亚的库拉卜卜拉养牛场开始。

“我们都非常兴奋,”身在上海的刘竞慧告诉ABC。

“他们有与政府合作的宣传图片。

“海圈做得非常好,已经走出了国门,得到了政府的认可。”

海圈至少说服了900名中国老年人投资,刘竞慧是其中之一。海圈利用了中国在养老领域日益高涨的需求,以及匮乏的供应。

海圈承诺了一揽子交易,包括遍布全国的大型退休村、私人定制的度假屋以及高回报的投资机会。

刘竞慧最初是在街头传单上得知了这家公司,那张传单邀请她参加一场全国性的中老年才艺大赛。

An older woman in a formal green gown holding a microphone.

海圈为中国的老年人举办了一场非常受欢迎的才艺比赛。(

Supplied

)

A man in uniform appears to sing on stage.

在海圈举办的这场比赛中,老年人被邀请表演才艺。(

Supplied

)

Older people in red and white tracksuits performance a dance.

海圈公司还未投资者举办了盛大的晚宴。(

Supplied

)

Three Chinese men in suits and one lady in a red evening gown present on stage.

海圈公司为推销他们的投资产品而举办了一场华丽的宣传活动。(

Supplied

)

“这项比赛很受老年人欢迎,”她说, “然后他们开始告诉我们关于床位的事情。”

“许多老人很难在养老院找到床位,而海圈(称其服务)是流动性的,全国各地都有床位。”

“这让我心动了。”

海圈吹嘘说,在中国八个地区进行了巡回表演,参与人数近15万人,并在其中植入了关于这项服务的广告。

等客户签约后,海圈会说服他们借钱给公司,尽管许多人几乎没有多少资产或积蓄。

P2P借贷市场在中国监管松散且被严重滥用,小额投资者直接将资金借贷给公司,而这些公司越过银行作为中间人,从而赚取更高的利息。

据刘竞慧称,海圈声称该项目得到了中国政府所有的大型国企中国国能集团(China National Energy Group)的担保。

上海国能集团(Shanghai National Energy Group)与这家国企的名字相似,该企业的总裁张才根经常出席海圈的投资者活动。

刘竞慧独自居住在女儿买的房子里,领取政府发放的微薄养老金。

“我一开始投入的钱不是很多,但是一点一点在增加,”刘竞慧说。

海圈带领投资者参观了正在运作的养老院,并声称这些养老院归海圈所有。

A closeup of model palm trees and a man-made canal.

海圈公司说图为他们正在建造的退休村的预览模型。(

Supplied

)

A picture of a resort pool.

海圈集团在他们的推广视频中标榜奢华的退休生活方式。(

Supplied

)

Fake tour of Haiquan facilities

海圈公司还带着潜在客户参观一些物业,但这些投资人在后来才得知海圈公司并不拥有这项物业。(

Supplied

)

A group of Chinese people gather outside a building in China.

海圈公司为投资者安排旅行,参观海圈自称拥有的房产。(

Supplied

)

当刘竞辉每个月收到一笔政府发的养老金时,海圈也越要越多。

“海圈的人确切地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拿到养老金,还剩下多少钱,”她说。

“他们像狼一样盯着我们。”

签约仪式

在海圈宣布进军澳大利亚之前,刘志敏曾两次付钱邀请他的朋友金伟和国能集团的张才根飞来库拉卜卜拉养牛场谈生意。

A man and boy sit atop a real military tank.

福特在刘志敏为牧场购买的越战坦克上拍照。(

Supplied

)

尽管他背负数百万的欠款,刘志敏仍投入资金翻新库拉卜卜拉养牛场,建了一家新礼品店、一间麻将室和一间卡拉OK室。

他花了逾十万澳元为农场购买了几辆老式战车,其中包括游客可以乘坐的越战百夫长坦克。

根据史蒂文·福特的说法,海圈承诺在这片六千英亩的物业上投资建造新的度假别墅,每月订购库拉卜卜拉养牛场的牛肉运送给中国的投资者。

海圈希望这笔交易能得到新州政府的支持。

刘志敏要求达里尔·马奎尔安排在新州议会举行正式签约仪式。

2017年5月8日,联盟党和州政府的要人受邀出席在帕克斯厅(Parkes Room)举办的活动。

Ten men gather around some men signing a document.

海圈公司高管(前左起)金伟和陈海明,以及刘志敏(前中)在新州议会大厦签署文件。(

Supplied

)

马奎尔、塔姆沃思(Tamworth)选区的国家党议员凯文·安德森(Kevin Anderson)以及新州政府的中国特使吉姆·哈罗威尔(Jim Harrowell)见证了签字仪式。哈罗威尔现在是马奎尔在廉政公署的律师。

自由党最高筹款人兼华人委员会联席主席周明栋(Benjamin Chow)也出席了仪式。四年前,是他将马奎尔介绍给了刘志敏。

An man clutches a gift from another man.

签约仪式后,麦奎尔收取了海圈的陈海明赠予的一份礼物。(

Supplied

)

Two men shake hands while exchanging gifts.

塔姆沃思(Tamworth)选区的国家党议员凯文·安德森与海圈公司的陈海明在签约仪式上握手。(

Supplied

)

Two men smile at the camera.

新州政府的中国特使吉姆·哈罗威尔(Jim Harrowell)与陈海明合影。(

Supplied

)

Two men stand smiling at the camera while holding a gift.

陈海明和周明栋在新州州议会合影。(

Supplied

)

“奇怪的是,签约仪式后,到访的海圈人员似乎非常欣慰和高兴,好像他们取得了一些成就,”福特说,“这几乎是一种过度反应。”

刘志敏和冯女士没有回应ABC提问,包括他们是否知道海圈从事的诈骗活动,以及他们或UWE是否从海圈收获资金。

安德森的发言人表示,安德森议员遵守了议会的所有指导方针和必要披露程序。没有迹象表明安德森议员知道海圈或UWE集团有任何不当行为。

哈罗威尔说,在ABC和他取得联系之前,他没有听说过这些指控,并且与UWE集团或海圈“没有任何关系”。

哈罗威尔说,在廉政公署调查之前,他“与[马奎尔]或任何据称与他有交易往来的人,没有个人或专业往来”。

周明栋告诉ABC,他对这场签署仪式没有印象。

马奎尔去年告诉廉政公署,刘志敏在2017年7月左右,也就是签署仪式两个月后,与他接洽加入UWE集团的董事会。

在中国,海圈公司的金伟大肆宣传马奎尔议员在这笔交易中所起的作用,他将这项交易描述为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具有历史意义的“双边养老金战略协议”。

A be-suited Chinese man smiles as he looks at a document.

海圈公司自称为首席执行官的金伟在新南威尔士州议会大楼庆祝该公司与UWE集团签署协议。(

Supplied

)

“几乎没有公司可以在新南威尔士州议会大楼里签署合同,这代表了澳大利亚政府对我们项目的高度重视,”金伟告诉投资者。

达里尔·马奎尔对该项目的明显支持说服了刘竞慧卖掉了女儿为她买的房子,以筹集更多资金。

“因为签字仪式在议会举行,而且有议员参与,我们当时很高兴……很多老年人全力以赴投入更多资金,”她告诉ABC。

“它的骗局实在太完美了。”

刘竞慧总共向海圈集团借出80万澳元,这是她毕生的积蓄。

点击进入图文阅读模式(推荐)

骗局崩盘

2018 年,刘竞慧来到了海圈位于上海的总部大楼,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A middle aged woman stands in a Shanghai park.

刘竞慧羞于告诉女儿,自己已经失去了女儿为她买的房子。(

ABC News

)

Liu Jinghui speaks to victims

刘竞慧(左上)向聚集在一起抗议的其他受害者讲话。(

Supplied

)

A crowd of people outside an official building.

海圈公司诈骗活动的受害者聚集在一起抗议。

投资者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收到海圈应该支付的利息了。

她和其他的投资者,例如84岁的唐龙海,发现海圈带他们参观的养老中心甚至都不属于这家公司所有。

“他们假装自己拥有这些疗养院,但实际上都归其他人所有,” 唐龙海说。

An old man sits on a bed staring off into the distance.

唐龙海在这场诈骗中遭受的经济损失巨大。(

ABC News

)

“他们在对我们撒谎……他们伤害了很多人。”

那年晚些时候,中国政府开始整治P2P 借贷产业,至少有 16 名海圈员工和高管因欺诈被捕并受到指控。

根据ABC获得的中国法庭文件,该集团去年年底因诈骗 900 多名投资者、至少 2.2 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四千五百万澳元)而被定罪。

受害者认为真实数字是法庭公布的三倍。

自从这个骗局被揭穿以来,几名海圈的受害者已去世,其中一些人没有钱支付医疗费用。

唐龙海的儿子因没钱支付治疗费去世。他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死于癌症。

An old Chinese man holds up a picture of a middle-aged woman in a garden.

唐龙海手持妻子的照片,妻子在孩子逝世后不久亦与世长辞。(

ABC News

)

A young Chinese couple pose by a waterway.

唐龙海和妻子年轻时的合影。(

ABC News

)

An old man holds a passport photo of a young Chinese man.

唐龙海手持儿子的遗照。就在儿子的癌症需要治疗之时,唐龙海无法为儿子支付医疗费用。(

ABC News

)

唐海龙和妻子羞于告诉他的儿子或家人为什么不能再借钱给他。儿子的去世令唐龙海的妻子陷入了重度抑郁。

“我妻子身体不好,儿子的去世对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所以她去年九月去世了,”他说。

“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真的痛苦。儿子和妻子因此而死。”

一份令人忧愁的、由受害者保存的手写名单,列出了另外八名去世的人名。

ledger 2 grainy

69岁的徐来柏和81岁的陈学链的家人负担不起老人的心脏支架手术,甚至在老人逝世后买不起墓地。

一位85岁的女性深陷精神疾病,无法照顾她坐轮椅的儿子。

72岁的男性李云泽去年死于已控制十年的非恶性肿瘤,他在逝世时身无分文,他的遗孀曹建飞无家可归。

曹建飞告诉ABC,她的丈夫被说服投资海圈公司是因为该公司声称达里尔·马奎尔参与其中。最终她的丈夫却“满是愧疚”地离开了人世。

刘竞慧也不再与家人联络,她对告诉别人自己卖掉了女儿给她买的房子而感到难以启齿。

刘竞慧说:“在一切发生了之后,许多受害者都想过自杀”。

“我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但我也有过这种自杀的想法。我凌晨三点醒来,觉得真的无法再继续活下去了。”

刘竞慧已成为受害者群体的组织者,并给其他人提供帮助。为正义而战四年的她在上海法院外组织领导示威抗议活动。

她接受了ABC的采访,表示尽管中国当局对她施加了巨大压力,要求她保持沉默,但是她仍要求警方在澳大利亚展开调查。

安排UWE集团诈骗交易的两名中国人金伟和张才根尚未被绳之以法。

金伟和张才根试图在海圈公司倒闭之际,保住在澳大利亚的商机。

刘志敏为他们安排了2018年在澳大利亚和2017年在中国与塔姆沃思市议会(Tamworth Council)的会议。

塔姆沃思市长科尔·默里(Col Murray)告诉ABC,他不知道海圈公司在行骗,该市议会也没有再进一步与这家公司互动。

A group of people overlook a development model.

2018年,包括塔姆沃思市长科尔·默里(Col Murray)在内的市议会代表团曾访问位于上海的海圈公司总部。(

Supplied

)

刘志敏还与骗子一道上了中国的电视节目,并与中国共产党的官员签署了农业协议。

2018年,在帮助海圈公司的朋友的同时,刘志敏还从澳大利亚的商业伙伴那里获得了数百万澳元的贷款,用于资助库拉卜卜拉养牛场的运作。

神秘的上千万澳元转账

海圈公司的受害者希望,澳大利亚当局能调查海圈是否将其诈骗来的投资款的任何收益输送转移到了澳大利亚。目前,其大部分赃款依旧下落不明。

唐龙海先生说:“我们怀疑他们把钱转移到了澳大利亚”。

“他们应该把钱拿回来,还给这些被骗的人。”

“他们都跑了。”

据ABC调查部看到的一份内部账簿,从2017年4月(即海圈签约仪式前一个月)起到2018年10月,UWE集团收到了超过1100万澳元的不明转账。

史蒂文·福特说,他的老板于2018年告诉他,该公司从中国收到了上千万澳元的转账,尽管当时该公司的大部分出口和销售都终止了。

“我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因为我们已破产了,我们没有能力支付[债权人],” 福特说。在看到ABC提供了这一账簿前,福特没有见过UWE集团的这份账本。

在此期间,UWE公司还收到了澳大利亚华裔商人和公司的贷款。

这些商业伙伴与地产开发商和亿万富翁黄向墨有联系。黄向墨因外国干涉而被禁止进入澳大利亚。他也成为新州廉政公署(ICAC)另一起调查的中心人物。

州长:“我从未被控有任何不当行为”

新州州长格拉迪斯·贝雷吉克利安拒绝回答ABC提出的问题,其中包括她对UWE集团、海圈公司的了解,以及她对这两家公司签约仪式的了解。

就在去年3月,她曾对一个议会委员会说,她对UWE集团“一无所知”。但是新州廉政公署却有记录显示,马奎尔在9个月内至少7次向她谈及了刘志敏或UWE集团。

新州反对党指责州长未能履行了向廉政公署披露这些谈话的法律义务。

“我从未被控有任何不当行为,” 她在议会听证会上说,“没有任何针对我的指控。”

在2017年和2018年,州长贝雷吉克利安在与马奎尔的通话中,她被告知了一些细节,即马奎尔是如何利用自己的州议员身份,将UWE集团从财务困境中拯救出来,直到他的政治生涯告终为止。

在新州廉政公署播放的电话通话录音中,马奎尔和贝雷吉克利安没有讨论海圈公司或签约仪式。

但他们的几次谈话都集中在马奎尔的计划上,即避免UWE集团与中国政府手下的食品巨头光明食品集团之间协议走向失败。

2017年8月和9月,他们讨论了马奎尔先生的计划,即在没有邀请的情况下加入新州贸易部长赴华的一个代表团,以便能与光明食品公司会面,并试图挽救这一协议。

在另一个场合,时任州长办公室主任单独向贝雷吉克利安州长汇报说,马奎尔威胁要强行加入代表团,导致贸易部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担心这可能会引发一场外交事件。

贝雷吉克利安州长随后私下向马奎尔先生透露,她的办公室主任将致电马奎尔,告诉他贸易部长“承诺为他解决这个问题”。

“他们似乎认为[UWE集团]在你的选区内,”贝雷吉克利安告诉马奎尔,“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说‘让我知道事情的进展’。”

新州廉政公署播放的这段通话是这对情侣的多段通话录音之一。它揭示了马奎尔告诉过贝雷吉克利安州长,他曾试图为自己的商业关系网络锁定交易。

2018年7月,在贝雷吉克利安州长警告马奎尔“离远一点”的两个多月后,马奎尔从自由党辞职。在那之前,新州廉政公署对悉尼坎特伯雷市议会(Canterbury Council)发起的另一项调查曝光了马奎尔在协助房地产交易成行后,数次试图索要佣金。

这些揭露引发新州廉政公署目前对马奎尔进行调查。这个名为“基普尔行动”(Operation Keppel)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在新州议会,贝雷吉克利安州长呼吁所有州议员“在看到或听到任何他们认为廉政公署应该调查的事情时,[要]当场提交”。

但是,贝雷吉克利安州长却没有透露她本人与马奎尔的情侣关系以及有关谈话。

在马奎尔先生辞职后的几天里,贝雷吉克利安州长从她的部门获悉,两名部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向新州廉政公署进行了披露,内容涉及马奎尔潜在的不当行为。

贝雷吉克利安州长没有被告知这一披露的实质内容是什么。而其中的一项披露是贸易部长办公室对马奎尔为UWE集团游说感到担忧。

A man in a suit stands in a book-lined office surrounded by documents.

杰弗里·沃森资深大律师说,廉政公署应该就麦奎尔与刘志敏的关系提出更多问题。(

ABC News: Dave Maguire

)

协助新州廉政公署的前律师杰弗里·沃森(Geoffrey Watson SC)资深大律师说,廉政公署应该再次请州长参加调查听证会,请她“回想一下”关于刘志敏的信息,以及她是否曾被告知海圈公司的情况。

现任公共诚信中心(Centre for Public Integrity)主任的沃森先生说:“由于金额重大,现在是时候让新州人民了解,他们的州长对马奎尔先生和刘志敏先生之间的关系到底知道多少。”

“对个人投资者的影响如此巨大,令人震惊。”

沃森说,马奎尔“有助于”合法化海圈公司的欺诈计划。

“这实际上是欺诈的导火索,因为他利用了自己的政坛职务、政治地位和议会本身的设施,使整个项目具有一定的可信度,否则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他说。

“对一个中国人来说,获得这种机遇表明你已经步入权力的巅峰。”

企业监管机构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在马奎尔辞去议员职务的同一年,史蒂文·福特因其老板拒绝偿还UWE集团拖欠澳大利亚农民的债务而愤然辞职。

福生是一群愤怒的UWE集团前员工之一。这些前职员曾向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ASIC)和澳大利亚税务局(ATO)等企业监管机构投诉,指控UWE集团存在商业犯罪,包括广泛的税务和投资欺诈行为。

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决定不采取任何行动。一位发言人告诉ABC,他们不对具体案件置评。

澳大利亚税务局发言人告诉ABC,他们“审核”了所有的举报,但“由于我们调查的敏感性”,不能提供最新信息。

澳大利亚税务局表示,鉴于其保密的职责,不能向ABC确认是否正在调查UWE集团。

刘志敏和冯女士已申报了超过1500万澳元的债务。

他们宣布破产,而UWE公司也在今年被托管,这意味着他们的大多数债权人不太可能再拿回他们的投资。

史蒂文·福特认为,他们多年来在州长前男友的帮助下扩展业务的事实表明,澳大利亚存在系统漏洞。

“这可能再次发生,” 他说。

“你有这么多的例子——公司把吸引资金进来,作出巨大的承诺,但交付时才发现是纸上谈兵。”

“我想说的是,重新让问责制度有意义,追究这些人的责任,不允许他们再走进生意场。”

请观看今晚的《7:30》时事节目。

制作人员

报道: Sean Rubinsztein-Dunlop 和 Echo Hui

数字制作: Clare Blumer

新州州长、前男友、上海诈骗犯
Source:
Source 1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