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养老院中的85名居民已经做好准备在本周迎接新冠疫苗,但是疫苗却迟迟未到。帕梅拉·林德梅叶(Pamela Lindenmayer)是他们中的一员。

她的儿子泰瑞·林德梅叶(Terry Lindenmayer)对此感到愤怒。

“这真是令人失望,”他说。

“定好日期后他们等了三周,护士们就在病房里等待发放疫苗,他们很愤怒,老人们也很不安。真是一团糟。”

今年84岁的林德梅叶在莱德利(Laidley)的塔必尔养老院(Tabeel Aged Care Home)已经住了两年。这个养老院距离布里斯班有超过一小时的车程。

自3月29日昆州爆发新冠疫情以来,她一直被封锁在该机构。

“她知道这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工作人员和养老院对她很好,但问题出在等待的时间,”泰瑞说。

“现在我们甚至不确定什么时候会重新安排时间。”

泰瑞称联邦政府的疫苗推广信息具有“误导性”。

A man stands outside in a park.

Terry Lindenmayer said his mother and other residents were upset.(

Supplied

)

澳大利亚缓慢的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备受关注,大多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联邦政府身上,联邦政府负责实施大部分疫苗接种,包括老年护理机构中的所有的疫苗接种。

截至昨天,疫苗的接种推广已进行了超过六周。澳大利亚人已接种了约920,300剂新冠疫苗。

记者联系了卫生部就此发表评论。

老年护理全科医生机构(Aged Care GP)创始人萨钦·帕特尔(Sachin Patel)为居住在墨尔本养老院的人们提供医疗护理,他说,在老年护理中有加速接种疫苗的解决方案。

“我信任集体疫苗接种,我认为疫苗接种应该在餐厅或公共区域进行,因为这样可以让工作快速进展。这样才合理,”他说。

“这些人身体虚弱,年纪大了,你知道,行动不便是一个问题。”

“因为他们住在一起,你不需要像在正常的社区环境中那样保持身体距离,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加速这个过程。”

“我们需要让所有相关人员一起找出障碍在哪里,然后我们只需要创造性地消除这些障碍,这样我们就能完成工作。”

在新州,州长贝雷吉克利安(Gladys Berejiklian)设计了另一种模式加快老年护理机构之外的疫苗推广,方式是通过在悉尼设立“大规模疫苗接种中心”来支持联邦的推广工作。

根据澳大利亚目前的新冠疫苗接种行动方案,新州承担了接种约30万剂疫苗的任务。

州长说,她希望新州卫生部能每周接种六万剂,其中一半将在接种中心接种,另一半将在新州全境的100个接种点进行。

与此同时,一家维州公司和部分老年护理机构签约提供新冠疫苗,该公司因未能在澳大利亚免疫接种注册系统(Australian Immunisation Register)中正确记录疫苗接种信息而做出道歉。

一名戴口罩女子挽起袖子指着胳膊上的创可贴。

全科医生丽莎·罗杰斯被告知澳大利亚免疫接种注册系统中没有她接种第一剂疫苗的记录。(

Supplied

)

丽莎·罗杰斯(Lisa Rogers)是一位在墨尔本从事老年护理工作的全科医生,她说当团队外出为养老院居民接种疫苗时,任何额外的剂量都可以给工作人员施打。

罗杰斯医生和两个同事利用被称为“机会性疫苗接种”(opportunistic vaccination)的模式接种了辉瑞疫苗。

“机会性疫苗接种”指的是在所有可能的情况下检查所有人的疫苗接种状况,一旦情况合适就予以接种。

她在参加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墨尔本电台(Radio Melbourne)节目时说:“我们确信,三周后,当团队回来给所有居民注射加强疫苗时,我们会得到第二剂疫苗。”

“所以,我们三个人都来了,不幸的是,我们被告知政府库存里没有足够的疫苗。”

当她试图另作安排时,她被告知没有她接种第一剂疫苗的记录。

出现的问题是她的疫苗接种详细信息没有被阿斯彭医学公司(Aspen Medical)录入到澳大利亚免疫接种注册系统。该公司负责疫苗推广工作。

阿斯彭医学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已经发现,一些在老年护理机构接种疫苗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在澳大利亚免疫接种注册系统中没有准确记录他们的第一次接种信息。”

该公司表示,手工数据输入过程是在“一个复杂而富有挑战性的环境”中完成的。

相关英文文章

澳洲新冠疫苗接种混乱 养老院接种记录不翼而飞
Source:
Source 1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